首页 >角色扮演

相对一

2019-11-09 16:21:58 | 来源: 角色扮演

相对一

相对

文/野渡舟

陈晨坐在马路牙子上,脚边散落着被捏瘪了的啤酒易拉罐,路上车碾压马路的声音似乎特别有节奏,这种夏夜的景色换是四年前,程晨是十分喜欢的,而今他面前的车声却让他的脑袋更加混乱。

再过一个月就正式毕业,程晨挠了挠头,本来就忙的昏天黑地,江岚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时候闹情绪。

早晨,陈晨本打算要去把论文的定稿打印完然后赶快去实习单位,起来被子都没叠,匆匆就下楼直奔打印地点,没曾想电话直响,江岚打过来让他先去她宿舍楼去给他送一下他代收到的衣服,问题在于,两栋宿舍楼横跨了这个学校,陈晨跑过去的话,指定今天去实习单位会迟到,陈晨就和江岚讲,要不让同学送过去,可是在电话里,江岚坚持让他过来送,陈晨站在打印店门口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来回踱步,气息不由得变得急促。

陈晨抬手看了下手表不由得心里一惊,这电话竟然打了这么长的时间好像时间已经来不及,他心一横匆匆把手机挂掉然后进去印论文,论文传到微信里,陈晨刚在电脑端把微信登上去电话声就响起来。

陈晨看着响着的电话,皱着眉看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闭了一下眼睛,又接起电话,

“你听我说,我真的来不及了,上班都要迟到了,“陈晨声音很沉

“你告诉我,那你为什么挂电话“江岚不依不饶,

然后陈晨的灾难算是开始了,江岚硬是折腾得陈晨足足迟到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到了单位又被领导骂了两个多小时,即使到了这样的程度好像江岚还是没有消火。

等到陈晨下了班回来,两个人已经彻底陷入了冷战的状态。

想起一年前时候,江岚是文学系的才女,陈晨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从相识走到恋爱这一步而陈晨没想到的是,仅仅一年,江岚变化如此之大,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江岚?

在心里,陈晨曾是深深迷恋着江岚,在最初的日子里,江岚给陈晨带来许多的美好的幻想,甚至是希望。

陈晨想到这里,站起身来往宿舍走。

现在想想,似乎除了江岚,他生命里也没什么寄托,江岚曾是他的希望。

陈晨掏出手机,播出电话,

“您拨叫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一连如此十几次,还是拨不通,陈晨微信发过去,陈晨躺在铺上,这晚舍友们都不在宿舍里,只有陈晨自己,他盯着宿舍的空白的屋顶。

第二天,陈晨醒来,发现自己昨晚衣服都没有脱,直接昏睡在床上,旁边手机的呼吸灯不听地闪烁着,陈晨赶快按开手机,发现自己二十来个未接,和三条信息。

第一条“接电话啊!!”

第二条“去哪里了?赶快接电话”

第三条“如果你不接电话,就永远不要接了。”

陈晨看到这里,用一只手使劲抹了一下双眼,然后发呆了三秒,以最快速度回了过去,没通。

陈晨叹了口气,习惯性打开朋友圈,没翻几页,就发现,陈晨双目忽然睁大,手机上赫然摆着一张江岚和别人的一张合影。

“操,”陈晨把手机屏一锁,然后从床上跳下来,打开宿舍门,准备往出走,直奔江岚的宿舍,本来今天还要去上班,不过陈晨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奔到了江岚宿舍门下,

陈晨打开微信,“我在你宿舍楼下等你。”

只是三个小时过后,陈晨还是没有等到江岚

终于在几天后的阴天,陈晨与江岚终于分开了。

相对一

几个月后,陈晨坐在去公司的公交车上,耳朵里塞着耳机,迷迷糊糊地靠在车窗边上,又是一个阴天,阴天总是让人精神不振,陈晨眯了一眼窗外,路上行色匆匆,今年好像冷的特别快,刚刚来到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很冷了,陈晨揉了揉双眼,站在车后门摇摇晃晃准备下车,车停下时,陈晨下意识地向车站下扫去,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陈晨看到车站下又一个熟悉的侧影正准备,他眯了眯眼睛,好像是江岚,陈晨手心顿时全是汗,车门打开,后面的人推着陈晨往车下走,陈晨没有看清到底是不是李曦那个侧脸与李曦极其相似陈晨不由得心里一紧,当他被挤下车时那个穿着红色外套的姑娘已经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他站在公交车站注视着那辆车很久,突然有个声音在他的体内想起“如果和江岚还在一起那她现在在干什么呢?“

陈晨忽然把头底下,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陈晨回过神来,向单位走去。

他现在在一家服装公司当会计,自上一个实习单位没了以后,就找到这家单位,好在陈晨还算能干,就在这家单位留了下来,几个月来,陈晨已经算是上手了,工作上的事情基本都差不多了,反而生活中好像缺了一些什么东西一样,索然无味。

冬天将至,天也变短了,下午还没有到五点,窗外已经被夕阳渲染成柔和的橘光,但是怎么看着都有些凄凉,

‘‘诶,在看什么呢‘‘陈晨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陈晨立刻回头看去‘‘小艾啊,你吓死我了。‘‘

原来是同事小艾,陈晨原来以为是领导来办公室了,

‘‘沉思什么呢,‘‘小艾问到,

‘‘没有,在等下班,‘‘陈晨站起来,起身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好,

‘‘看来回去是有活动呢吧‘‘小艾一边回答他,一边微笑着向他挑了挑眉毛,

小艾这个姑娘也是这届应届毕业生,和陈晨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不是一个大学,这姑娘总是古灵精怪的样子,可是几个月相处下来,发现小艾还是很单纯的一个小姑娘,可能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干活也很勤,总之相处起来比较舒服,陈晨和小艾聊天比较聊得来,一是这个单位里,这两个人年龄最小,还是一起进来的,二是,陈晨觉得她不对自己构成威胁,所以比较乐意与小艾聊天。

‘‘能有啥活动啊,在家吃泡面。‘‘陈晨随便搭了一句,

‘‘吃泡面咋行呢,‘‘小艾语气一变,稍稍停顿了一下“要不,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小艾眨眨眼,

“这个……”陈晨把目光转向书桌上面,似乎还有些犹豫,“去哪?”

“不远,走吧”小艾一摆手

相对

文/衣锦夜行

相对一

江岚反反复复的将手机屏解锁又按灭,她不明白怎么陈晨和自己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副光景。想着刚在一起时,她说想吃什么。陈晨都恨不得找八条街送到自己宿舍楼下。自己虽然不是矫情的姑娘,但谁不想是男朋友手里的小公主。对于越来越忙的陈晨,江岚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担心还是焦虑。临到毕业,身边的情侣一对一对的都心照不宣的分手,她越来越担心自己和陈晨会不会走着走着也分道扬镳。

江岚越想越觉得头痛,想想自己明天面试的正装还在陈晨那里。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手机给陈晨发了一条信息。“明天帮我送一下正装好吗,我。。。我有一场面试。”等了十分钟,也不见陈晨的消息。江岚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死人,给他个台阶下他倒是拿着捏着了”。江岚将手机扔到一边,躺下了。宿舍里舍友的呼吸声今日偏偏放大如鼓点般吵闹的难以入睡。江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来回。临近天亮才浅浅睡去。

七点半的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江岚一瞬间惊醒了。回想着这一晚的梦里陈晨跟自己张牙舞爪吵架的样子。江岚更觉得心头压着一块大石头让自己喘不过气来。自己发出的信息还是没有得到回复,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熟练的输出那个号码拨打过去,长久的铃声过后只有一个冷漠的女声机械的重复着“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江岚不记得自己播出了几个电话,发出了多少条信息。直到室友轻声提醒自己“岚岚,面试的时间快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江岚才如梦惊醒一般。想着自己还没有正装去面试,犹豫了一下对舍友说“要不,你去吧。我总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份工作。”舍友摇摇头独自离开了。

江岚看看手机,还是没有陈晨的消息。一瞬间觉得可能自己在这个所谓的男朋友眼里大概还不如他的游戏,他的狐朋狗友重要。对,没有错。她称他的朋友们为狐朋狗友,甚至不屑于与他们为伍。江岚强咬着嘴唇,忍住眼眶中又要跳出来的泪珠子给陈晨发了最后一条信息。“不接电话以后就不要接了。”终于躲在被窝里呜呜的的哭了起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江岚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她擦擦眼泪,又掏出手机给陈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三声以后终于接通了。“你做什么,你没看到我发的今天要穿正装嘛!你为什么不给我回电话。你为什么不给我送衣服。”江岚委屈的向陈晨控诉着自己的不满。电话那边的陈晨也是含糊不清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自己。“你怎么现在对我这么敷衍了事,你以前对我从来都不这样!”嘟嘟嘟一阵忙音响起,陈晨挂了她的电话。江岚一阵错愕,不甘心的又一次拨通了陈晨的电话,隔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电话终于接通了。“为什么挂我电话?”“别闹了岚岚,我要赶着去应聘,有什么问题回头再说吧。”江岚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委屈,大声的哭了起来。电话那边的这个男人渐渐提高的声调和越来越不耐烦的话语让她觉得陌生。她只有用哭闹来对抗这疏离。陈晨不痛不痒的安慰了江岚几句,又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江岚觉得陈晨越来越不懂自己,自己仿佛离他的世界也越来远了。

拾叁渡

拾叁

野渡舟

viagra批发

女用伟哥_吃了女版「伟哥」女性也可以一夜嘿七次吗?

印度 双龙

枸橼酸西地那非制剂制备

猜你喜欢